恒瑞医药是与行业接轨还是因业绩承压?

恒瑞医药是与行业接轨还是因业绩承压?

来源:证券日报

本报记者 张 敏

11月20日,恒瑞医药发布公告称,决定对研发支出资本化时点的估计进行变更,使公司研发费计量更加符合公司实际情况。

据了解,如果企业将研发支出作费用化处理,那么,当年实际发生的研发投入即可计入当期损益。如果做资本化处理,企业则需在满足一定条件时,将研发支出确认为无形资产,在未来的无形资产使用期间,以摊销的方式计入损益。

对此,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研发费用资本化,是为了将高额的研发成本在后期进行摊销,从而影响当期的账面利润。

长期以来,恒瑞医药一直重金投向研发并采取研发投入全部费用化处理。如今,一向保守的恒瑞医药变更会计处理政策,释放了什么信号?

A面:选择研发资本化

接轨行业发展趋势

根据恒瑞医药发布的《关于会计估计变更的公告》,本次会计估计变更后,公司按照以下标准划分内部研发项目的研究阶段支出和开发阶段支出:第一类是需要临床试验的药品研发项目,其研究阶段支出是指药品研发进入Ⅲ期临床试验(或关键性临床试验)阶段前的所有研发支出;开发阶段支出是指药品研发进入Ⅲ期临床试验(或关键性临床试验)阶段后的研发支出。第二类是其他药品研发项目:研究阶段支出是指项目开始至取得药品注册批件前的所有研发支出;开发阶段支出是指取得药品注册批件后的研发支出。

恒瑞医药表示,为了优化公司产品结构,丰富公司产品的种类,以适应国内外市场需求,近年来公司持续加大研发投入,同时公司对研发项目推行了信息化与精细化管理。随着研发实力和经验的积累,公司成立了专家组定期对研发项目进行评估,并根据评估结果、业务发展需要及市场情况适时对研发项目进行调整,减低了研发结果及商业化成果的不确定性。

“公司根据研发项目的进展召开专家评估会,开发阶段支出经评估满足资本化条件时,计入开发支出,并在研究开发项目达到预定用途时,结转确认为无形资产。不满足资本化条件的开发阶段支出,则计入当期损益。研究阶段的支出,在发生时计入当期损益。”恒瑞医药表示。

由于医药研发高投入、高风险、长周期的特点,国内有不少药企都采取了研发支出资本化的方式。同花顺数据显示,2020年,A股医药生物行业171家上市公司将研发投入进行了资本化处理,28家上市公司资本化的研发费用超1亿元。此外,51家上市公司的研发费用资本化比例超30%。相比之下,恒瑞医药上市以来研发投入总额超200亿元,从未将之资本化处理。

“在研发支出的处理方式上,恒瑞过去一直是非常保守的,将所有的研发支出都直接费用化计入当期损益。”一位医药行业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相比较而言,有的同行资本化比例就比较高。对研发支出进行资本化之后,恒瑞的财务表现将会与其他同行业公司更具有可比性。不过,总体而言,从药品研发进入Ⅲ期临床试验(或关键性临床试验)阶段后开始资本化,恒瑞在时点的选择上相对也还是比较保守的。”

B面:会计处理背后

或因业绩承压

作为医药研发企业,恒瑞医药多年来将科技创新作为第一发展战略, 2021年前三季度累计投入研发资金41.42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达到20.5%,创下历史新高。

同时,近年来,恒瑞医药大力实施国际化战略,不断加大国际化投入力度,今年上半年,海外研发支出6.43亿元,打造国际化临床研发团队、布局创新药物国际临床试验的步伐不断加速。

即使医药研发投入较高,但恒瑞医药一直将研发投入全部费用化处理,这也得到了市场高度认可。但不可忽视的是,在带量采购、医保谈判等政策常态化之下,研发投入的持续攀高,使恒瑞医药丰富的研发管线和创新产品落地的同时,也使得公司业绩承压。

恒瑞医药2021年三季报显示,今年1月份至9月份,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01.99亿元,同比增长4.05%;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2.07亿元,同比下滑1.21%。其中,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69亿元,同比下滑14.84%;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5.4亿元,同比下滑3.57%。

有人士认为,在改变会计处理方式背后,是恒瑞医药难以承受的业绩压力。

根据公司发布的2020年股权激励计划书,授予限制性股票解除限售的公司业绩条件为:以2019年净利润为基数,2020年、2021年、2022年各年度的净利润较2019年相比,增长率分别不低于20%、42%、67%。

“将研发费用资本化是一种利用会计手段调节财务报表的方法。医药企业的新药研发成本确实很高,如果不进行资本化摊销,就可能给某一期计入大量费用而影响当期的利润。”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